歡迎光臨皮馬寮~

日本怪談:餵食

我居住的地方非常鄉下,要說有多偏僻,就是這裡直到前幾年才終於開了間LAWSON,
而且四周圍都是山,依時節變化還能採收野葡萄和柿子等等。

車子經過的主要幹道全是田埂路,我家就位於路旁綿延無際的田地的正中央。
家中庭院極為寬廣,日光還會灑落在緣廊上,初春時待在那兒最舒服了。
等天氣暖和一些,祖母就會坐在那配著茶吃點心或小魚乾。

不知從哪時開始,庭院經常出現貓咪。
不是一隻而是一大群,有花斑貓也有三毛貓。
當祖母坐在緣廊曬太陽時總會餵食牠們。
對我來說這是再平常不過的事,
家人並不會驅趕貓咪,但也不曾想過要幫牠們裝項圈,
只會為牠們取些「小虎」「小花」之類的名字。

因為我的成績並不是很好,高中畢業後就在當地的食品公司上班,
從家裡到公司只需5~6分鐘的車程,工作環境也很好。
公司每天都會剩下許多柴魚片的粉屑,
某天我將那些粉屑帶回家,祖母看到後非常高興。
「貓咪這麼喜歡柴魚片,一定會很開心的。」她收下了那些柴魚粉。
隔天開始,祖母會將粉屑裝進陶製的小型容器裡,以便餵食貓咪。

認真想想祖母也已經八十多歲了,
以前她還會騎腳踏車出門購物,或是參加老人集會之類的,
不知何時開始她不再做這些事了。
因為每天都會見面所以也不曾察覺,但仔細觀察祖母,
會發現她的兩頰消瘦,手上血管也浮出了表面。
但祖母依舊每天餵食貓咪,
當她太累無法起床時就由我或母親代勞。

前年夏天,我在上班時間出去丟垃圾時,在垃圾場裡發現被祖母暱稱為小黑的貓。
牠平常總喜歡懶洋洋的躺在地上,吃飽睡睡飽吃,在我印象中就是隻懶散的貓。
雖然總是滿臉不耐煩的樣子,還是讓人討厭不起來。
我心想『這傢伙被廚餘的味道吸引過來啦』,不禁偷笑了起來。
平日只能在家看到的小黑突然出現在公司,感覺還滿新鮮的讓我有些小開心。

小黑盯著我快步走過來,我手裡還拿著垃圾袋,
而牠在距離我一公尺左右的地方直挺挺的坐了下來。
如果是平常的話早就過來蹭腳討飼料吃了,
但小黑只是坐在那看著我,前腳和耳朵都直直的立起,像是在敬禮一樣。
我從沒看過小黑這種樣子。
牠沒叫也沒發出任何聲音,全神貫注的凝視著我。

牠想傳達給我的訊息並不難懂。
那是我不想接受,但總有一天要面對的事。
我長大成人後第一次哭了出來。

我丟下手中垃圾袋,即使按住眼角淚水仍然無法停止,
嗚咽和抽噎的聲音不斷從喉間溢出。
小黑朦朧的身影倒映在我模糊一片的視線裡,牠看上去好像努力的想要告訴我些什麼。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邊啜泣邊向小黑說道。
此時我的胸口已揪緊成一團幾乎無法呼吸。
雖然小黑一臉嚴肅像個裝飾品般紋風不動,但牠似乎正在勉強著自己,
我從那姿態中能感受到極度的悲傷。

後來主管在垃圾場找到泣不成聲的我,
但眼淚依然止不住,我只能不斷道歉。
在我正要跟著主管回去公司時,小黑已經消失在垃圾場了。

回去後我立刻接到了通電話,話筒另頭傳來祖母過世的消息。

現在在晴朗的日子裡,貓咪還是會聚集在我家曬太陽或跟媽媽討東西吃。
雖然我並沒有見過,不過聽說小黑偶爾會突然挺直身體,盯著緣廊的方向。
而當牠一出現這種動作,家人就會將坐墊、茶及點心放在緣廊上。


分享到:
上一篇: 投胎轉世
下一篇: 幽怨的眼神

網友評論

用戶登入
看不清楚,换一张
TOP
隨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