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皮馬寮~
  • 首頁
  • 靈異故事
  • 一度鬧鬼的學校荒廢了,慢慢的那裡變成了鬼的樂園…

一度鬧鬼的學校荒廢了,慢慢的那裡變成了鬼的樂園…

校長深吸了一口氣,鼓足勇氣打開了那道塵封已久的門。隨著門被打開,一股子腐敗的霉味鋪面而來。


屋子裡灰塵滿地,蜘蛛網佔據了大半個屋子。仔細的觀察了一下整個屋子除了有些灰塵以外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啊。


正在這時,有的老師發現,在屋子那積滿厚厚灰塵的地上有幾排凌亂的腳印,直直的奔著屋子裡牆角那個殘破的木質大衣櫃的跟前就消失不見了。


看著這個屋子裡唯一的一見擺設,幾個人都莫名的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恐懼感。


校長硬著頭皮來到大衣櫃前,慢慢的試探著拉開了大衣櫃的門。

14614333385618.jpg

大衣櫃裡面黑漆漆的似乎什麼都沒有。打開屋子裡的燈一看,幾個人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原來這個大衣櫃的裡面是空的,可是在大衣櫃的後面竟然出現了一個黑漆漆的洞。洞口究竟通道哪裡?究竟有多深多長沒有人知道。

14614333986921.jpg

校長一咬牙,吩咐兩個老師回去取手電筒,心裡想著今天一定要把這裡的秘密探查清楚,如若不然等到學生有出事的了的時候一切就更糟糕了。


拿來了手電筒校長帶頭,幾個人就貓腰向大衣櫃裡面的洞口走去。裡面是一個長長的甬道,陰暗潮濕還好不算太狹窄,人可以輕鬆的走過。


剛一進洞口迎面就感覺到一陣陰冷,幾個人越往裡走就越覺得陰冷,是那種透徹骨髓的冷,讓人不自覺的直打哆嗦。


幾個人裹緊了身上的衣服繼續向前行走,突然校長身後的張老師大叫一聲「誰?是誰在拉扯我的衣服?」


拿手電筒照照哪裡有半個人影,幾位老師都搖搖頭表示都沒有去拉扯張老師的衣服。


「好了,別一驚一乍的怪嚇人的,一定是你感覺錯了。」說實話校長心裡也是忐忑不安,他也是感覺到了害怕!


挨挨擠擠的剛走上兩步,那個剛才喊叫的張老師又叫上了「不對,有人在向我后脖子吹涼風呢!」


「什麼?不會吧!就我們幾個人誰能去給你吹風?再者說了這裡本來就涼颼颼的。」幾個人拿手電筒前後又照了照,發現除了他們幾個根本就沒有別人。


「不行,我不去了,要查你們去查吧!我總感覺哪裡不對勁我要回去了。」那個張老師說著轉回身就要往回走。

14614334983624.jpg

就在他轉回頭的一剎那,他看見了一雙猩紅的眼珠子在黑暗裡死死的盯著他,張老師「啊!」的一聲手捂著胸口慢慢的倒下去了。


幾個人慌亂的七手八腳的扶起了張老師一看,只見張老師驚恐的瞪著一雙眼睛,已經沒有了氣息。


死人了!校長頹喪的決定今天先到這吧!先把張老師弄回去再說。


可是當他們決定轉回身打道回府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回去的路已經完全沒有了!換句話說就是根本就沒有路了。


恐懼瞬間佔據了幾個人的大腦,不可能啊!幾個人剛剛就是從這裡進來的,怎麼轉眼間就會沒有路了呢?


隊伍里唯一的一位女老師「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完了,看來我們是真的遇見鬼了!說不好張老師剛才真的看見什麼了被活活嚇死了!」


沒有人說話,心裡的恐懼瞬間上升到了極限。幾個老師都蹲在地上眼睛驚恐的四處張望著。


「不行,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能停在這裡。我們接著走,我就不相信了,這裡能通到哪裡還會走不出去?」校長一看不行,如果一直呆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怎麼的也要想辦法從這裡走出去。


於是一行人暫時先放下張老師的遺體,挨挨擠擠的向前方繼續走了下去。誰知剛走沒兩步,那個哭哭啼啼的女老師,揚手就給了身旁的男老師一嘴巴子。看著捂著臉的男老師嘴裡還罵著:「你流氓往哪裡摸呢?」

男老師一臉無辜的看著女老師的叫罵「我怎麼了?我摸什麼了?你怎麼能隨隨便便打人呢?」


「你個臭流氓你剛才伸手摸我哪裡了你不知道?你裝什麼蒜?你這個教師隊伍里的敗類!」女老師似乎忘記了剛才的恐懼,手捂著胸口罵的更凶了!


眼看著一男一女兩個人越吵越凶,校長大聲的制止了他們「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有閑心吵架?有事等回去之後再解決。都快點走,看看能不能早一點從這裡出去。」兩個人都哼了一聲繼續跟著隊伍向前行走。


可是還沒走兩步,女老師那尖尖的聲音又響起來了「你找死啊還敢這樣對我?校長你給我做主,他還在騷擾我。」


大家停住了腳步,看著那個被罵的男老師那委屈的神情,校長感覺到這裡面一定有不對勁的地方。


「大家都別嚷嚷,你們不覺得哪裡不對勁嗎?也許真的不是他在騷擾你。過來,你走在最前面,看看還有沒有人再騷擾你了。」校長一把把女老師拉到了自己的前面。


可是剛走了幾步,那個女老師走著走著猛地一回頭,喋喋怪笑著面對著大家不走了。


我的媽呀!大家都不由自主的向後退。大家看到了什麼了?哪裡還有女老師的影子。眼前的一張臉,面色青紫腫脹爆裂開無數條裂縫。


裂縫裡滿滿的成團的白色蛆蟲在裡外爬動著,伴隨著陣陣的惡臭,黑色的膿水順著臉往下淌。整張臉看不清五官,眼睛鼻子的部位基本上就剩下幾個黑黑的洞。


怎麼辦?前面是這樣一張臉在發出喋喋的怪笑,後面就根本就沒有路是一堵死牆。校長把幾位老師護在身後強打精神支撐著沒有倒下。


就這樣雙方僵持了大概有五分鐘的時間,面前的這張臉終於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恢復出那個女老師的模樣。


可是等幾個人回過神來,扶起倒在地上的女老師的時候,發現女老師和剛才死去的張老師一樣已經沒有了呼吸。


接連兩個老師莫名的死在了這個黑漆漆的甬道里,剩下的幾個人心裡的害怕程度都可想而知,達到了最高的承受能力。


沉默了好一會,校長拿起手電筒仔細的照了照,查點一下現在還剩下他們四個了。「走吧!我們不能在這裡等死,想來現在應該已經是黑天了,上面的人根本想不到我們會在這裡面。即使是想到了,進來的路也已經被封死了,又到哪裡來找我們。」校長盡量剋制住自己的恐懼,盡量調整聲音不讓自己說話打顫。


沒有人說話,幾個人相互攙扶著向前慢慢行走。突然校長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轉回頭告訴大家:「一會不管是看到什麼或者是聽到什麼,都把眼睛閉上,都盡量的不要害怕,大家緊緊跟在一起不要落單。」


就這樣幾個人挨挨擠擠的向前挪動著,突然耳邊傳來了陣陣女人嚶嚶哭泣的聲音,聲音很幽怨又很凄苦,悲悲切切的讓人聽了止不住的想哭。


「快捂著耳朵盡量不要去聽那個聲音。」校長大聲的提醒身後的幾個同事。隨著校長的喊叫那種讓人凄然淚下的聲音戛然而止。


緊接著一個飄忽不定的白色影子慢慢的向大家飄來,影子似乎是半透明狀態,也分不清哪裡是哪裡,反正整個形狀隱隱約約能看出來是個人的摸樣。

14614336687648.jpg

「快跑!閉著眼睛跑!」校長帶頭閉著眼睛雙手向前摸索著可就跑開了。


也不知跑出了有多遠,幾個人踉踉蹌蹌的跟頭把式的停住了腳步。睜開眼睛一看,前方不遠的地方出現了一絲絲的亮光,看那隱約朦朧的光線應該是月亮散發出來的光輝。


「前邊有出口了,太好了!我們終於能夠從這裡出去了。」校長興奮的轉身告訴大家。


可是看著身後的幾個人聽了自己的話,還是一張張的苦瓜臉對著自己不禁一愣「怎麼了?你們沒聽清楚嗎?我說前面有亮光了就說明我們到了洞口了。」


「校長,李老師沒了。」一個男老師小聲的說道。「什麼?剛才他沒和我們一起跑嗎?」校長拿手電筒照了照,哪裡還有李老師的影子,跑過來的路瞬間都變成了一堵牆壁。


「我們走過來的路都變成了牆壁,我怎麼總感覺是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驅趕著我們一直向前行走?」校長不無擔憂的看了看遠處那個有著朦朧光線的洞口。


接連的驚嚇和死亡已經讓幾個人陷入了崩潰的邊緣,顫抖的相互對望了幾眼,最後都無奈的決定要想能出去還得向洞口走去。


接下來倒是沒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眼看著就接進洞口了。鼻子已經呼吸到了外面那新鮮的空氣了,剩下的三個人瞬間神經得到了一種釋放,大步的就從洞口走了出來。


洞是走出來了,人也看見了天空上那一輪明月和漫天的星斗。可是出現在他們眼前的可不止這些。


洞口前大大小小的男女老少可是站著有幾百號人,怎麼說呢?也不應該說他們是人。


他們一個個衣衫襤褸,蓬頭垢面,渾身上下腐爛不堪。大多數的身上只剩下了累累的白骨,還有少數的身上就像被撕碎了的碎布條,腐爛發黑的肉一縷縷的殘缺不全的耷拉在身上。


三個人瞬間都癱坐在地上,強打精神一看方向,原來他們通過甬道竟然來到了學校後面的亂葬崗子了。


「他們都是鬼,大家快把眼睛閉上就是跑,能跑多遠跑多遠。」校長一聲招呼,三個人閉上眼睛撒開腿就跑開了。


嚎叫聲,哭泣聲,瘮人的笑聲一時間縈繞在三個人的耳旁,三個人被嚇得根本跑不快,甚至是都邁不開腿。


三個人被死死的圍在了中間,眼睜睜的看著一張張令人恐怖的臉在漸漸的向他們靠近…


當人們在亂葬崗子找到包括校長在內的三位老師的時候,三個人都變成了只會喘氣的活死人。


沒有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也沒有人知道另外的幾位老師去了哪裡?


一度鬧鬼的學校荒廢了,慢慢的那裡變成了鬼的樂園…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登入
看不清楚,换一张
TOP
隨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