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皮馬寮~

鬼故事-靈魂居住的地方

鬼故事-靈魂居住的地方

周陽是個孝子,母親住院的這段時間,他沒日沒夜地守在醫院。

這天夜裡,周陽提著熱水瓶去鍋爐房打開水。走進鍋爐房,周陽意外地發現房裡有個人,背對著他一動不動地站著。周陽正覺得奇怪時,黑暗中一個童音驟然響起:「爺爺,你等的是不是他?」

鬼故事-靈魂居住的地方

周陽大吃一驚,細一瞧,這才發現陰影里還站著個五六歲的小男孩。老人聞言後開始回頭,周陽驚恐地發現,這人的脖子竟然和身體一起轉動,悄無聲息。終於,老人枯瘦的臉顯現在燈光下,他直勾勾地瞪著周陽,正要上前時,忽然又驚訝地抬起頭,目光盯著周陽頭頂的一個地方。兩人對峙了幾秒鐘後,老人像是害怕了,慌慌張張地牽著小孩奪門而出,向遠處一棟白色平房走去。月光下,周陽發現老人小孩都赤著腳,腳踝慘白。

毛骨悚然的周陽轉身就跑,行不多遠,恰好碰到行色匆匆的護士長,正飛快地朝著那棟白房子奔去。

夜裡,周陽翻來覆去毫無睡意,剛才的一幕不斷在腦子裡閃現。老人和小孩是什麼人?他們在等誰?老人在自已頭頂上看到了什麼?護士長這麼晚去白房子幹什麼……

第二天清晨,剛剛睡著的周陽被一陣哭聲吵醒了,一問,原來內科病房昨晚死了個人,心臟病,家屬接到通知全都過來了。大家正議論時,鍋爐房工人老范提著一個熱水瓶走進來,問周陽:「這是你床位的熱水瓶吧,怎麼忘在鍋爐房了?」

周陽連忙接過來道謝。老范四下望了望,問周陽:「昨晚上,你是不是去了鍋爐房?是不是遇到一老一小?老的很瘦,一臉怨氣?」周陽大驚失色地點點頭。

老范長嘆一聲:「我聽說,那人昨晚一夜沒合眼,是被嚇死的!」

周陽驚恐地問:「那老人和小孩,到底是什麼人?」

「小夥子,你相信這世上有鬼魂嗎?」老范指著鍋爐房前面的白色平房說,「那是爺孫倆,三年前他們遇到車禍,送到醫院後不久就死了。老人的兒子一直在跟肇事者打官司,三年了,他們的屍骨還擺在停屍房裡,祖孫倆都有怨氣啊!」

那白色平房竟是停屍間!周陽倒吸一口涼氣。老范又告訴周陽,其實這一老一小在等他,每年這個時候,他都會悄悄地燒些紙錢,因為昨天,正是這祖孫倆的忌日!

周陽心事重重地回到病房。不一會兒,主治醫生把他叫到辦公室,周陽母親的病是子宮腫瘤,手術就定在今天。醫生說,等一會兒把腫瘤從體內切除後,會馬上做一個切片檢查,一般來說,良性的只需切除腫瘤本身,而惡性的就得連子宮一起切除。

把母親送進手術室後,周陽忐忑不安地守在門外。他是個遺腹子,父親在他七個月大的時候就死了,母親很堅強,不僅生下了他,還獨自將他撫養長大。

大約一個多小時後,護士長出來了,告訴周陽腫瘤是良性的,然後拿出一張單子,要他決定是單獨切除腫瘤,還是連子宮一起切除,防止復發。周陽長這麼大,還從沒做過如此重大的決定。周陽想,子宮是女性的象徵,母親為自己辛勞了一輩子,既然腫瘤是良性的,那還是留住子宮為好!

手術很順利,母親也恢復得很快。這天,周陽來到醫生辦公室,感謝醫生。醫生告訴周陽:「像你媽這個年紀的患者,子宮全切後恢復得這麼快,不多見呢。」

周陽懷疑自己聽錯了,連忙說:「子宮全切?不對啊,我只選擇了切除腫瘤呀。」

醫生疑惑地看看護士長。護士長嚴肅地說:「這種事情不能開玩笑,你別亂講!」

周陽有些氣惱:「誰亂講!我當時講得清清楚楚,要留住子宮的。」

護士長不再說話,打開抽屜找出一張紙,先給醫生看過,然後攤在周陽面前說:「你自己看,這是不是你親筆寫的?」

周陽一看,這就是當天的那張簽字單,果然,在「子宮全切」一欄里,清清楚楚地簽著自己的名字。周陽一下蒙了,到底怎麼回事?

醫生跟護士長交換了一下眼色,盯著周陽的眼睛問:「你以前,是不是出現過間歇性失憶?有這種經歷嗎?」

周陽堅決地否認了,他疑惑地走出房間。他突然想起一部電影,說國外有家醫院,乾的就是專門竊取人體器官的勾當,想到這裏,周陽不寒而慄。

然而,奇怪的事情並沒有停止,這天一早,周陽清理床鋪時,發現枕頭下面被人塞了一張紙條,紙上是一個地址:柳林路35號。

這是誰幹的?周陽滿心疑惑,找到柳林路時,發現這裏竟是一條「算命街」。35號是一個獨門獨院,周陽進去時,裏面已經等著不少人了。一位大嬸介紹說,這院裡算命的劉老先生名氣很大!

難道是有人在提醒他,讓他來找劉老先生?大約一個小時後,終於輪到周陽了。周陽好奇地走進裡屋,房內的案桌上散放著幾枚銅錢,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端坐在桌後。

老者讓周陽報上八字,周陽把自己的生辰時日寫在紙上,遞過去。老者捻起銅錢,撒開,再聚攏,再撒開,然後凝神靜思。

突然,他沉下臉看著周陽說:「年輕人,命理這東西信則有,不信則無,你用不著捉弄老朽吧。」

周陽不解地問:「你這話從何說起?我怎麼會捉弄你呢?」

老者盯著周陽:「這麼說,你真要算此人的運道?」

周陽點了點頭:「是啊。」

老者忽然一下目光如炬:「此人早已身亡!一個死人哪來運道?」

周陽大驚失色,拿過紙仔細一看,奇怪,這上面分明是自己的生辰,怎麼說是死人呢?

老者見他不像在玩笑,又問:「你還有兄弟?」

周陽搖搖頭。

「那,有姐妹?」

「也沒有,從小到大,我一直跟母親生活。」

「那就怪了!」老者似乎碰到了巨大的難題,閉上眼睛陷入沉思。從周易館出來後,周陽真是又驚又恐,原來指望在這裏找到答案的,卻不料事情沒辦成,竟還被人當成是死人!

回到醫院後,周陽魂不守舍的樣子很快被母親察覺了,追問之下,他忍不住問:「媽,我是不是還有兄弟?」母親驚訝地看著周陽:「怎麼突然問這個?對了,是不是有人跟你說了什麼?」

周陽想起周易老者的話,早有準備地回答:「是這樣,前幾天我做了個夢,在夢裡有個人叫我兄弟,但蒙矇矓矓地看不清臉,也分不出是男還是女。」

母親聽了大驚失色,一下子跌坐在床頭,稍後流著眼淚,哽咽道:「媽本來想瞞著你的,可二十四年了,終究還是瞞不住啊!那個夢裡的人是你弟弟啊!那年,媽本來懷的是雙胞胎,七個月的時候你爸去世,媽因為悲傷過度早產了,可憐你的兄弟啊,奶也沒吃一口就走了,媽對不起他呀!」

母親說到這裏,周陽心裏一跳:難道那晚在鍋爐房裡,老人不敢走近自己,是看到了弟弟的靈魂?是一母同胞的弟弟在保護自己?

如此看來,周易老者的話是對的!自己的生辰,不也是弟弟的生辰嗎?而弟弟確實在二十多年前就去世了呀。周陽急匆匆地找到老者,老者聽完前因後果後,問起周陽母親的病情,當得知是「子宮腫瘤」時,匆忙追問道:「做手術了嗎?」

「做了,幾天前就做了。」

「那子宮也切除了?」

周陽點點頭,把那天簽錯字的事情說了一遍。

老者聽後不勝感慨,長嘆道:「真是有情有義的嬰靈啊!我如果沒猜錯的話,這麼多年來,你那兄弟一直沒有離開你們!手術那天,應該是他借你的手簽了這個字。」

借我的手!周陽不解地問:「可我母親體內明明是良性腫瘤呀,為什麼要連子宮一起切掉呢?」

「萬物都有因果,這樣做自然有他的道理。」老者不置可否地說,「你知不知道,一個靈魂也需要有居住的地方,這麼多年,你弟弟一直生活在哪裡?」周陽搖了搖頭。

「子宮!」老者說,「二十多年來,你母親的子宮就是他靈魂居住的地方,也就是說,從手術的那一天起他便無處可去了。一個嬰靈,除非是萬不得已,誰願意離開最溫暖的母親身體啊!」

老者問清醫院後,叫周陽回去找護士長,他告訴周陽,護士長是自己的親孫女,從小耳濡目染略懂術數,也許可以幫助周陽。

周陽終於恍然大悟,不用說,枕頭下的紙條肯定是護士長寫的,因為她知道,只有自己爺爺才能解開這一切迷惑

當周陽趕到醫院時,護士長正好也在找他,她告訴了周陽一個天大的消息:手術當天的檢驗結果是錯誤的!

因一小時前,周陽母親的腫瘤再次檢驗時,被專家證實是惡性的!幸虧,手術當天鬼使神差地切除了子宮,否則腫瘤擴散,必將會危及生命!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登入
看不清楚,换一张
TOP
隨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