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皮馬寮~

下雨天,殺人夜

夜,雨夜,綿綿細雨像霧一樣籠罩著整個城市。一輛黑色的轎車響起舒緩的音樂悠閑地散步在這城市久違的靜謐裏,然而沒有人注意到,就在車子的後備箱裏正一滴一滴地流下鮮紅的液體,如果這滴液體剛好濺到你的臉上,你會發現它還有一絲溫熱。

對于大多數車子而言,它們的家就是國家,只要不出國門到哪都是家,再浪漫點說,它們每晚休息時都要以天爲被以地爲席。當小楊下車關上車門讓車子休息時,突然聽到後背箱裏傳來一聲麻袋撕裂的聲音。一絲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來到後備箱跟前,在街燈的照射下,小楊才發現地上有一絲紅色的河流,河流的源頭就是自己車子的後備箱。

小楊嚇得趕緊退後了幾步,手忙腳亂地掏兜拿手機報警,只是手機剛拿出來手就不聽話了,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電池都摔出來了。

小楊只能蹲下慢慢組裝起來,就在這時一聲熟悉的聲音傳來,是後背箱鎖開的聲音。小楊把這個聲音叫做車子的放屁聲,只是萬萬沒想到車子今天居然自己可以生活自理了。

有些害怕,有點好奇,小楊不由自主地注視著後備箱,只見一只帶血的手慢慢來地撐開蓋子,就像一個支架一樣還發出吱吱的聲音,然後等胳膊肘和車尾平行時便不動了,就像一個木棍直直地撐著車的後蓋一樣。當你細細想想就會想到,這種姿勢只有一個沒頭的人才能做的出來。

然而這短暫的停頓和小楊的心一樣剛剛緩了一下,突然一只手臂落了下來,手朝著小楊,另外一邊還在流著血,好像隨時都會向小楊爬過來一樣。

小楊的褲子濕了,濕的地方本應該是雨水打不到的地方。小楊就這樣靜靜地和手臂對峙著,過了好一會才瞥見自己唯一的呼救工具也成了落湯機。就在這時手機突然亮了,這本該是個好事,但小楊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因爲電池還在泡澡呢。

鎮定一下之後,小楊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按下了110,嘟嘟聲過後,手機居然通了,沒等對方說,小楊先大喊了一聲救命,然後像了了一樁心願似的昏倒在街道上。

當小楊醒來,第一眼見到的就是那熟悉的面孔,雖然不知道對方叫啥。未語淚先流,警察叔叔好一番安慰後,小楊才將經過講了起來,突然看到警察那看精神病般的眼神,小楊只能舉例說明了,“那個從車上掉下來的手臂沒我的指紋吧,這你總該相信我說的了吧。”

“確實沒有,不過車上沒掉下來手臂,腦袋,胳膊,腿,軀幹都老實地堆在麻袋裏。”警察慢慢地說著。

小楊無語了,眼睛大大地瞪著警察,仿佛瞪著剛才的手臂。

“我們正在調取你車子從頭到尾的監控錄像,待會就見分曉了。

黑白錄像裏,車子停靠在一個超市門口,一個全身黑的男子向車子走來,用鑰匙沒幾下就打開了後備箱,然後麻利地將一袋東西扔到了車子裏,隨後安然離開。

雖然排除了小楊的殺人嫌疑,可對于凶手的資料警察所知甚少,只能在超市周圍慢慢排查。

又是一個雨夜,同一個超市,超市前面的街道上車子飛奔著,突然一個混身黑衣的男子走到路中央,和司機商量好似的分分鍾不差的被車子撞飛了十來米。

當司機還沒從驚嚇中緩過神來時,他又驚嚇得看到,被撞的人突然坐了起來,嘴裏流著血,然後用手使勁的扳右腿,斷了。扳左腿,斷了。扯左臂,斷了。扳腦袋,斷了。然後兩排牙齒慢慢地咬斷了手臂和軀幹的連接處。


分享到:
上一篇: 代理閻王

網友評論

用戶登入
看不清楚,换一张
TOP
隨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