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皮馬寮~

昨夜凌晨

「又星期一了,討厭的上班日。」 在昨晚入睡前,我還懷抱著這股恨意入眠。 因為天氣冷又得早早七點起床後, 又得開著快一個小時的車程趕著八點半上班。 就這麼一直到凌晨四點多,放在床邊的手機響了,睡眼惺忪地看著來電顯示 「靠背,老爸現在打來幹嘛阿...」 準備接起來的時候,電話就沒了。

正想不理他繼續睡覺時,好吧,第二通 「喂?」 你現在下樓看一下你媽,她在害怕。 「蛤?噢好。」 看是發生什麼事立刻打給我。 「噢好啦。」 很心不甘情不願的從被窩爬起來,04:25。 還以為一定又是兩老在吵架吵很兇, 以前常常兩個因為這樣害我半夜都會被挖起來,去聽我媽說說話。

「老媽,怎麼了?」 剛剛我在睡覺的時候,外面有人在敲門,小小力的,然後還邊說「五郎勒睏某?五郎勒睏 某?」而且好像還走到窗戶旁邊看邊說... 然後坑坑(我家養的貓,米克斯)也有跑去窗戶那邊往外看,結果立刻就跑回來窩著了, 好奇怪... 我媽似乎有點被嚇到,聽完她的話我就立刻去打開大門。

坑坑只要有人在門口就會一直盯著看,我家沙發是背對窗戶,所以從窗外往內看,是完全 不會看見躺在沙發上的人的。而且我媽都有床不睡說沙發比較好睡,所以都睡客廳。 「沒有人阿,妳剛剛有聽見腳步聲嗎?」

沒有...可是就聽聲音他有在移動阿... 「阿是男聲女聲?」 男聲。 隔壁鄰居這時候也出來了,似乎也被我媽打電話叫醒。 妳剛剛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沒有阿,ㄧ聽到妳這麼說我就往外看,在路上沒看到半個人阿,也沒聽到誰在跑步的聲 音。]

會不會躲起來? 「阿能躲哪裡,就這麼大。」 我媽跟鄰居還是在外面稍微找一下,而我打電話給我爸回報一下平安。 今天下班回家後,我爸才跟我說, 昨晚ㄧ接起來我媽撥的電話,還沒開始對話他就頭皮發麻了...

我再問我媽「那聲音是怎麼樣?他是怎麼敲?真的都沒腳步聲哦?」 有氣無力的男生的聲音,然後就邊講邊扣扣扣外面的鐵門,很輕很輕的敲,就只聽到聲音 在移動沒有聽到其他聲音阿... 「......」 -------

就只到這邊結束了,飄點似乎不怎麼高 可是昨晚有出來的鄰居是女生,而且半夜四點,ㄧ打開大門,外面根本沒地方好躲,離巷 口又有一大段距離,根本躲不了人又不發出聲音... 於是乎,我媽暫時不敢把客廳當臥房睡了 --

分享到:
上一篇: 敲敲洗衣板

網友評論

用戶登入
看不清楚,换一张
TOP
隨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