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皮馬寮~

校園鬼話之成大宿舍

成大的光復校區從前是個刑場...

       這是個真實的故事, 就發生在我大一上的時候.

       從一進成大, 學長就告訴我說光一捨這兒不乾淨, 或許是因為自已的八字
       比較重 (六兩多還可以吧),從來也沒有擔心過這個問題. 日子一天天的過
       著, 也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直到有一天, 住在另一排的同班同學說他
       前一天晚被鬼壓床...

       其實被鬼壓床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許多人都有過類似的經驗, 同學們
       也就不以為意, 只把它當作一個小小的插曲, 日子照樣的過, 玩笑照樣的
       開....直到....

       第二天早上, 另一個同學說他被壓了! 巧的是他就住在前一天被壓的那位
       同學的隔壁. 光一捨教官室對面的那一排寢室有四間, 第一個同學住最靠
       廁所的那間, 第二個學住第二間....

       大家都正議論紛紛, 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進來才
       不過三個月, 學長就告訴過我們多少的事情? 禮賢樓, 格致堂, 甚至於榕
       園! 那天一個學長說他和他女朋友晚上到榕園去散步, 校警就要他們最好
       快點離開那兒; 對了, 那天學長不是才說在我們進來的前一個學期, 有一
       個學生出門忘了帶鑰匙, 回來後想從隔壁的窗戶爬過去, 結果不小心從八
       樓摔到一樓死掉了嗎? 難道是他陰魂不散, 來干擾我們?
      
       儘管大家對這事兒都開始用一種比較認真的態度去看, 但最緊張害怕的莫
       過於那四個住在第三間寢室的同學, 誰都不知道今天晚上會不會輪到他們
       被照顧, 那種任人宰割的感覺是真的很可怕.

       和我住同一寢室的同學們都暗中感到慶幸, 因為這事情是發生在另一排,
       跟我們應該沒有太大的關係, 但是誰知道呢? 或許事情就是會這樣子渲染
       開來, 一間接著一間, 一個接著一個....

       和我同排寢室的除了我們之外, 還有另一間寢室的四個人是同班同學, 其
       餘的都是學長. 另一間那四個人的緊張比那第三間的同學有過之而無不及
       , 他們之中有一個人家就在台南, 那天他馬上跑回家去要了一張符咒貼在
       寢室門口上方, 還教其他三個人要怎麼趨吉避凶....而我前幾天剛在大學
       路上遇上幾個摩門教的教士, 他們給了我一本摩門經, 我也只好把他放在
       枕頭下, 希望能有一點點的作用.

       如大夥兒所預期的, 第三間寢室的一位同學那天晚上也被壓了, 這件事震
       驚了整個系, 連教官都跑來關照一番. 這次大家真的都害怕了, 這事絕非
       偶然, 因為任誰也不相信這世上竟會有如此偶然的偶然! 怎麼辨? 大夥兒
       都是第一次遇上這種事, 誰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就連平時讓大家覺得穩
       重可靠的教官, 也只能說出 "晚上睡覺的時候記得關好門窗" 這種話. 頓
       時大夥兒仿佛失去了魂魄, 整個宿捨死氣沉沉....

       那天晚上第四間寢室的同學都跑光了, 誰也不想再做犧牲者; 而那晚任誰
       也不願收那四位同學, 誰都不願冒這風險沾染上這股晦氣.

       結果, 那天晚上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但這也許並不代表什麼, 因為那間寢
       室空無一人, 如果他們都留在原地, 誰也不敢擔保會不會有事情發生. 重
       要的是我們得確定類似的事情會不會再發生, 或許明天就輪到我們這一排
       也說不定, 但是話說回來, 誰又能夠確定呢? 或許, 唯一的方法就是由事
       實來證明一切了....

       接下來兩個晚上, 整個光一捨三樓風平浪靜, 再也沒有聽說有鬼壓床的事
       情發生. 大家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畢竟這事兒總算是過去了.


       那天中午, 下課之後和同學們到光二捨地下室的餐廳吃午餐, 然後直接回
       寢室準備午睡一番. 回到寢室沒多久, 竟和在寢室的其他兩個同學聊起天
       來, 並且提到了前幾天發生的事情, 聊得正起勁的時候, 一位同學說他想
       先去睡一會兒, 便直接跳上他的上舖睡覺去了, 而我則和另一位同學繼續
       的聊著天....

               忽然, 正在睡覺的那位同學突然從床上跳了起來, 口中喊出一聲
        "幹!"  我們問他怎麼回事, 他說他被壓住了, 他想起身但是卻爬不起來
       , 我們問他是不是在夢, 大白天的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 但他斬釘截鐵
       的說他不是在做夢, 他可以很清楚的聽到我們聊天的內容, 可是他同時也
       聽到了有兩個外國人在他耳邊說話, 直到他用盡吃奶的力氣才掙脫了出來
       . 另一個同學大笑著, 直說不可能, 光天化日之下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
       情? 況且這兒從前是刑場, 頂多是中國人或日本人就差不多了, 怎麼可能
       會有外國人呢? 他一定是在做夢!

       他說他實在累了, 想要睡一下. 那個同學則說他不敢再睡, 剛才的感覺實
       在是太可怕了. 結果換成他和我聊天, 另一個同學午睡....

       後來, 那個同學也跳起來了, 他說他也被壓, 相同的情境, 相同的聲音,
       相同的感覺....

       我們不打算告訴第四個室友, 因為實在沒有必要引起太大的恐慌. 而那天
       晚上, 我也只能仰扙著我的摩門經, 帶著不安的心情上床, 輾轉反側好久
       , 竟不知何時睡著的....


       從此以後沒有再發生過什麼事, 至少我待在宿捨的那段時間沒有. 或許,
       真的是因為我有一本可愛的摩門經吧!

       至於我們那第四個室友, 在我們告訴他曾經發生過這件事之後, 他的表情
       是既驚訝又得意, 畢竟事情沒有落到他的頭上, 但願以後也不會, 誰知道
       呢?

       祝他好運!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登入
看不清楚,换一张
TOP
隨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