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皮馬寮~

玩抽鬼牌的(故事)別亂玩~

你曾經打過撲克牌嗎?如果你玩過撲克牌,
那你也許玩過橋牌,更可能也玩過大老二。
那你一定也聽過,一個叫做「抽鬼」的遊戲。
所謂的抽鬼,就是所有的玩家都分到一份牌,
然後以順時針或逆時針的方向,
每個人向自己右手或左手邊的玩家抽一張牌。

將抽到的牌和自己原本的牌組合,凡是組成一對的牌,
就可以丟入牌堆裡。

最先把牌丟光的人,就是這場遊戲的贏家。

因為撲克牌是由四種花色組成,
所以幾乎是所有的牌都可以組成一對,然後丟棄。

但是有一張牌是例外。

那一張牌就是,小丑(Joker)。

「小丑」是撲克牌中的第五十三張,最孤單而詭異的小鬼。

而「抽鬼」這個遊戲,就是比賽是誰最後拿到這張「小丑」。

誰最後拿到小丑,誰就是輸家。沒有人願意抽到小丑,
就連暫時拿到「小丑」的人,也希望別人趕快抽走它。

「小丑」牌如其名,就像是一個被所有人怨恨,討厭的鬼牌。

念高中時候,我們宿捨裡有一群人,因為喜愛撲克牌而聚在一起。

記憶中,那是一個非常瘋狂的年代,對於撲克牌的狂熱,
甚至可以忘記吃飯與睡覺。

每天晚上到了十一點,宿捨教官巡邏結束之後,
我們幾個人就會聚集在某人的寢室裡頭,拿出收藏的撲克牌,
稀哩嘩啦的開始聚賭。

有時候玩到一點兩點,有時候玩到通宵。

對那時候的我們來說,撲克牌像是有種奇妙的魔力,
讓我們每個人對它如癡如狂。

由五十三張牌組成的遊戲,千變萬化,
再又加上對手心態的不同,使得整個遊戲變得詭異莫測。

無數的可能性,這就是所有賭博性遊戲,最迷人的地方。

那個年代的我們,就是深深陷入這樣的刺激裡,無法自拔。

大部分的人,聽到撲克牌,麻將這些遊戲,都難免想到
賭博,鉤心鬥角,使詐玩陰謀。

其實對我們來說,撲克牌除了腦力較勁之外,
它還有排解寂寞,增進感情的意義。

因為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會一邊玩牌,一邊聊天。

聊天的內容更是包羅萬象,例如學校的教官哪個最狗屎?
聊哪個老師教的最爛!甚至是交換考試題目的情報。

也會聊家裡的瑣事,八卦的新聞,還有政治的肥皂鬧劇。

三不五時,我們也說點恐怖的故事,刺激一下深夜的氣氛。

想想看,十一點之後,宿捨強迫熄掉大燈,我們幾個人,
僅靠著幾盞微弱的小燈,窩在小小的角落談天說地。

手上的牌還晃著幾許晦暗的陰影。

這氣氛,的確是幽暗的很。不過深夜玩橋牌,的確有些神祕的地方。

例如我們如果人數不足,玩起三人橋,越到半夜,
那個沒有人的第四家,牌就會越強,強到讓我們張目結舌。

這時候我們通常會互看一眼,然後草草結束牌局,
匆匆的回去睡覺。

我們雖然膽大,對於有些無法解釋的事情,還是心存畏懼,敬而遠之。

不過就在那天,發生了一件我永遠也忘不掉的怪事。真的是怪事。

這天晚上,十一點一到,教官前腳剛走,
我們幾個人馬上又聚在我的寢室,約好一起打牌。

因為剛考完試,所以這次來的人比較多,總共有六個人,
六個人對撲克牌來說,是個麻煩的數字,因為幾乎沒有遊戲,

可以一口氣提供六個人對戰。

就在大家七嘴八舌的時候。不知道是誰,提議玩「抽鬼」。

「抽鬼?!」我心裡不知道為什麼,嘀咕了兩聲。可是今天人數太多,無可奈何。

所以我也來不及反對,抽鬼就抽鬼,那就發牌吧。

發牌者是我的室友之一,小豆。

他把小丑插入牌堆裡,俐落的洗牌,然後發成六份牌。

我拿起了放在自己前方的那一份,哈哈,小丑不在我這裡。

抽鬼這個遊戲,最刺激的地方,
就是你不知道你會不會哪天一個不小心,抽到那張該死的小丑。

所以抽排的時候,拿到小丑的人,神色要自若,
沒拿到的小丑的人,則要故意露出奸笑,讓對手心慌。

這是這場遊戲虛虛實實,也是最引人入勝的地方。

這時候,你就會看到每種人打牌的不同反應,
有的人表情如老僧入定,喜怒不形於色,
這種人是牌道高手,極難對付。

而另一種相反的人,他們表情豐富,狂喜狂悲,偏偏
又是真真假假,這也是不可輕犯的狠角色。

在場六個人,每個人表情都不一樣,形成了一圖非常
有趣的畫面。

像是我的室友之一,阿狗,就是個標準的演員,
他打牌的時候,話特別多,用意是干擾其他人,
有時候還會故意示弱,或是虛張聲勢,
常常一場牌打下來,他說的話比打得牌多。

我們常常笑阿狗,是用「嘴巴在打牌」

我的另一個室友,小豆,則是一個乖乖牌,
你看到他愁眉苦臉,一定是拿到壞牌。
看到他滿臉笑容,那不用懷疑,他可能真的拿到四支ACE。

另外其他寢室的,像是大華,則是霹靂火爆型,
越玩會越激動,我們只要一看情形不對,就要把他架起來,
押解回他自己的寢室。

另外一個人,胖子,是我一直不甚了解的角色,他的說話簡潔,
喜怒不明,下手乾淨俐落,有時候被他生吞活吃了都不知道。
而我,有人說我最奸詐,因為我打牌強調眼觀四方,
耳聽八方,加上全盤考慮,所以我通常不是輸的一方。

六個人的牌局,搭配完全不同的幾種性格,
在此刻幽暗的寢室,緊張的氣氛,正慢慢的升高起來。
這場抽鬼遊戲,在接近十二點的時候,進入了高潮。

在大家面前,成為一對而丟棄的牌堆已經高高疊起。

每個人手上的牌都不多了,都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兩三張。

這個時候只要一拿到「小丑」,是沒有機會可以脫手的,
也就是說,就等於要直接認輸了。

氣氛越緊張,抽牌的時候,大家的表情也就越多變,有的
微笑,有的嚴肅,有的面無表情。

老實說,這時候連我,也看不出小丑在哪裡。

幽暗的寢室,靜默的六個人,正彼此揣測對方的心意,
不時露出詭異的微笑。

這時候,最愛講鬼故事的阿狗,突然開口了。

「關於『抽鬼』,我聽過一個可怕的傳說...」

「什麼傳說?」我剛抽了一張牌。(還好不是小丑!)

「阿狗又想說鬼故事來嚇大家了,
想讓大家沒辦法集中注意力!」

阿狗神祕的說,「這是真的喔。」

「這是關於抽鬼的恐怖傳說......」

大家互望了一眼,眼神裡頭的恐懼一閃而過,
馬上七嘴八舌的嚷了起來。

「阿狗你很爛欸!」

「現在氣氛已經夠可怕了!你還說鬼故事!」

「我們正在緊張的時候...」

「你這隻無藥可救的畜生!」

阿狗伸出食指搖了搖。

在陰冷的燈光下,他臉上的笑容,顯得古怪。

「我聽賭場的阿伯說的,抽鬼這個遊戲,一定玩到結束。」

「喔?怎麼說?」

「一定要玩到結束分出勝負...然後確確實實把『小丑』
丟回牌堆裡才行。」

「不然會怎樣?」

「這張『小丑』會開始作怪!」阿狗用奇怪的聲音繼續說著,

「因為它以為遊戲還沒結束,它會繼續它的抽鬼遊戲,

一個輪一個,誰抽到小丑誰就完蛋....」

這時候我突然發現,坐我隔壁的小豆打了個寒顫。

小豆平常最怕鬼故事了,可是阿狗偏偏愛說鬼故事來嚇他。

「嘻嘻嘻...」阿狗詭異的笑著。「尤其....」

阿狗突然對小豆尖叫,

「尤其是手上拿著鬼的人!」

「哇!!」小豆哇的尖叫,嚇的手上的牌撒了一床。

「哈哈哈哈哈!!」阿狗大笑起來,「就是有人這麼好騙!」

「呵呵...」「嘻嘻嘻嘻...」大家看到小豆嚇到的樣子,
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只有我皺起了眉頭,因為小豆伏在床沿,看不到他的臉,
不知道是不是在哭?

「小豆...」我輕輕拍了拍他的背。「阿狗嚇你的啦,別太在意...」

「沒事...」小豆抬起頭,驚魂未定的臉,緩緩的....強裝起微笑。
突然間,我毛骨悚然起來。

因為小豆的微笑,讓我想起了「小丑」的笑容。
是這麼忿恨,是這麼悲傷,明明抹上了白白厚厚的粉,
還是掩不住裡頭的情感。

我連忙打起精神,斥責阿狗。
「說這麼多廢話,阿狗要不要抽啦,換你了勒。」

「當然要阿。」阿狗咻的一聲抽起一張牌,大笑起來,

「哈哈!歹勢小豆,沒抽到『小丑』。」

又玩了幾回,大家的表情越來越緊張,小丑的去向成謎,
沒人有把握,自己會不會抽到小丑。

「媽的,這次的抽鬼好奇怪,玩這麼久還沒分出勝負?」大華喃喃念著。

終於,輪到阿狗抽牌了,他要抽的是小豆的牌,
看小豆雙眼緊閉,把手上的三張牌緊緊的抓著。

阿狗食指在三張牌上來回游動著。游動著。

「嘿嘿...我要抽哪一張呢?」

小豆雙目緊閉,空氣彷彿凝結。

就在一切靜止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聲大叫。

「教官來了!!」
「教官來了?!!」大家同時站起身。

一陣慌亂中,大家把牌迅速藏到身體裡,手腳俐落的阿狗,
把牌堆推進棉被裡。

十秒後,我們六個人唸書的唸書,上床的上床,好像什麼
都沒發生過。

又過了三分鐘,我們發現門外根本沒動靜。

「靠!根本沒有教官來!」

「那個賤人唬我們!」

「下次不要被我們贓到!」

「算了!算了!,繼續吧。」

確信只是虛驚一場後,我們六個人又坐回床上,繼續剛才
沒有結束的牌局。

玩了幾回,胖子突然露出古怪的表情,

「我覺得怪怪的....你們手上的『小丑』還在嗎?」

「什麼意思?」大家也發現了情況不對,「小丑不見了?」

「不在我這裡阿。」

「也不在我這...」

「小丑不見了?好好的一張牌怎麼會不見了?」

阿狗突然臉色鐵青,叫大家把手上的攤開,並且仔細搜尋
整間寢室,但是...

小丑牌,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這場抽鬼,沒有玩完。」阿狗喃喃的念著。「沒有玩完....」

每個人都緊閉著嘴,面色凝重的找這張鬼牌,小丑。

可是它就是這樣,毫無道理的消失了,在剛剛那團混亂之後,它神祕的失蹤了。

「大家冷靜一點,剛剛最後一個拿到小丑的是誰?」我問。
大家看來看去。

大華先說話了,「我本來有拿到,可是後來被胖子抽走了。」

胖子說,「我是抽走了沒錯,可是後來又被阿狗拿走了。」

阿狗點點頭,「後來兩回以後又被你抽走了。」

我點點頭,「我是有抽過,可是後來又被小豆拿走了阿。」

「嗯...」小豆歪頭想了一下,「我的小丑也被抽走了。」

「我有抽到,可是我忘記是哪一回合了。」

「等等...我剛剛好像沒抽到鬼。」大華也說。

「等等...」我沉吟的說,「所以這張小丑最後誰拿到的,沒人知道?」

「不知道...」

我們互望了彼此一眼,心中的恐懼不斷的擴大。

阿狗突然慌張的喊起來,「我剛剛說得那個傳說...這場抽鬼一定要玩完阿。」

「不然我們就糟了,尤其是最後一個拿到小丑的人。」

阿狗近似尖叫,「這是真的啊!」

我們六人,同時沉默下來,空氣繃緊的讓人窒息。

噹噹.....

分享到:
上一篇: 回魂夜

網友評論

用戶登入
看不清楚,换一张
TOP
隨機